做完手術的江萬生、方愛梅夫婦躺在病床上
  桐城的江萬生兩年前被查出患重度尿毒症,沒有錢,沒有腎源,萬念俱灰之下,江萬生準備放棄,卻被執拗的妻子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。在妻子心中,沒有丈夫的家不是完整的家。前天,江萬生在安醫大一附院泌尿外科接受了腎臟移植手術,腎源就來自妻子。
  家中頂梁柱,查出尿毒症
  今年40歲的方愛梅原是樅陽人,16年前,她在常州打工時,認識了同在常州打工的桐城人江萬生,兩人一見鐘情。兩人隨著工程隊不斷遷徙,一同在異鄉打拼。江萬生做瓦匠,方愛梅在工程隊里打打雜。隨後,女兒和兒子先後出生,為了賺錢養家,江萬生和妻子前往上海打工,生活清苦卻很幸福。沒想到,2012年,家裡的“頂梁柱”突然倒了。
  2012年下半年,江萬生總感覺腰酸背痛,渾身沒力。到了春節,情況不但沒有好轉,江萬生還開始鼻子出血。在老家桐城的醫院,醫生在江萬生的診斷書上寫了三個字:尿毒症。方愛梅說,他們總覺得是誤診了,但省城醫院不但確診丈夫是尿毒症,而且已到了比較嚴重的程度。
  說服了父母,她給丈夫捐腎
  從桐城到合肥,每星期透析三次,一個月下來,就要花掉幾千塊,這讓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捉襟見肘。方愛梅說,這兩年來已經花了近十萬元,家裡的積蓄用完了,還欠了不少外債。
  江萬生哥哥說,今年上半年,他陪著江萬生去南京的醫院檢查,並打算預定腎源,但高昂的定金讓他們無力承擔。而且腎源也不一定就有,“ 也許需要等三五年,也許一輩子都等不到。”“後來醫生提醒我們,父母、兄弟姐妹、子女都可以捐腎。”江萬生哥哥說,但遺憾的是,他們因為各種原因一一被排除。
  此時,方愛梅站了出來,“醫生說妻子也有可能的,讓我試一下吧。”但方愛梅的想法遭到了父母的反對。老人擔心萬一不成功,“ 兩個人都沒了,孩子怎麼辦?”
  為了說服父母,兩家人一起開了一個“家庭會議”,最終方愛梅說服了父母。
  兩人手拉手,進入手術室
  方愛梅陪著丈夫來到安醫大一附院做配型,結果出人意料的好。“醫生說這種情況比較少見。”
  11月25日,兩人一同進了手術室。“兩人手拉著手進來的,可感人了。”該院泌尿外科護士說。手術結束後,夫妻倆被分在兩個病房,彼此沒能見面。方愛梅醒來後,第一句便問:“他怎麼樣了?”而江萬生也牽掛著妻子。“手術很成功,目前看沒有出現任何排異反應。”泌尿外科副主任醫師廖貴益介紹說。
  不過,擺在他們面前最現實的問題仍是醫葯費,“現在欠了醫院3、4萬了,已經不知道該找誰借了。”方愛梅說。
  即便如此,方愛梅的信心還很堅定:就算未來生活很辛苦,“ 我也會和他一起走下去,從一開始一起打拼至今,我從來就沒有想過放棄。”張薇 本報記者吳碧琦/文 王從啟/圖
  延伸閱讀
  夫妻供腎效果僅次於兄弟
  親屬活體腎移植是指在具有密切血緣關係的人之間進行腎移植手術。夫妻之間沒有血緣關係,為何也能配型成功?
  醫生解釋,目前學術界大部分觀點認為,夫妻生活在一起,有生理上的溝通,如丈夫的體液、淋巴細胞等分子和妻子的機體結合會產生一定程度的免疫低反應性,是二者“同化”的結果。從臨床上看,儘管夫妻之間沒有血緣關係,但夫妻供腎的手術效果僅次於同卵雙生兄弟。
創作者介紹

防水處理

sb70sbaij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